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>> 宁夏新闻

被“攻陷”的宁夏金融圈

更新时间:2021-02-28

来源:宁夏在线

“忙了十几年,却把自己给忙活到牢里了。”

12月2日,中纪委网站转发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透露“宁夏借贷集团有限公司腐败窝案”的文章里,宁夏借贷集团原董事长、党委书记、宁夏国投控股集团原总经理、党委副书记屠国军慨叹了这么一句话。

公开发表信息表明,2018年4月,屠国军周永康。

之后两年间,宁夏担保集团干部职工被给予党纪处分的有7人,收押司法机关2人,的组织处置51人,解除劳动合同6人,公司将近八成干部职工受到处分或处置。

至2018年底,该集团资本金已近耗尽,担保项目再次发生大面积代偿,代偿余额共计13.96亿元,欠薪委托贷款4217.4万元,借贷职能基本丧失。

其实,屠国军窝案只是冰山一角。

在这背后,还隐藏着一个极大而复杂的,被少数私人老板“攻陷”的宁夏金融圈。

01

2008年春节,万家团圆,宁夏银川某小区,52岁的张包平迎来一位贾姓老板。

张包平此时的身份,是自治区农信联社党委书记、理事长。

而小他六岁的贾老板,则在5年前,通过竞拍,买下了家乡宁夏中宁的一家县金属锰厂。

其实,中宁远离我国锰矿的三角地区,也靠近钢铁厂云集的东部地区,本不是精锰的好地方,但好在地处陕甘宁能源金三角的交通要冲,周围能源资源丰富,且地广人稀,荒地多,有的是空间堆放矿渣。

贾老板排行杨家六,人称贾六,出身于农家,卖过苹果,筹办过纸箱厂。

多年的底层经验,练就他一身长袖善舞的本领。接手县金属锰厂的第二年,就从邻省内蒙包头引入了一家钢铁企业,解决问题了资金和销路问题,一时做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
张包平与贾老板,一个是硕士学历的正厅级高官,一个是只有初中文化的私人老板,到2008年,二人已是风风雨雨互相支持好些年的老熟人了。

比如,两年前的2006年,急需资金的贾老板,向老家中卫的农信社申请人了一笔贷款。但是,中宁联社觉得贷款风险太大,想要驳回这笔贷款。便是张理事长,闻讯大为玩笑,特意把中宁县联社主任叫到办公室,“叮嘱”其尽快借贷。

那些年,贾老板在中宁县农信社先后办理了七笔贷款,累计金额2520万元,每笔服务都堪比顺丰,既有速度又有质量。

所以,一直对张包平“心存感谢”的贾老板,这次特意选在春节登门拜访。

临走,贾老板留给40万元人民币,张包平把钱交给其妻苗女士。

几天后,苗女士现金了自家在石嘴山银行开办的账户。

其实,这一次贾老板特意前来,除表示对张理事长的感激,还为了一件大事。

2008年前后的那几年,是宁夏金融圈大事频发的非常时期。

就在贾老板向老家申请人贷款的2006年,宁夏决定对辖区内地方金融机构整体改革。

这项改革计划还包括三项内容:

将原先的银川市商业银行,重组为西北第一家可跨省区设立分支机构的股份制商业银行——“宁夏银行”;其二,将原自治区农信联社和银川市信用联社合并,注册资本扩股正式成立“黄河银行”;其三,成立一个地方性的金融借贷机构——“宁夏借贷集团”。

当时,重新组建两家银行的工程,被称为“好银行”工程。

为推进工作,宁夏还专门正式成立领导小组。自治区的一二把手曾为此亲往北京协调。而西北大学经济学博士名门的尹全洲,被从宁夏社科院调任自治区金融办,“挂帅”明确工作。

按照筹建方案,黄河银行可吸收有资格的民营企业不作股东。而此前身兼自治区农信联社一把手多年的张包平,自然被任命为宁夏黄河银行筹建工作小组的组长。

张包平的这一新身份,则是贾老板春节拜访的另一层缘由。

事情貌似很顺利,2008 年底,黄河银行月开业,成为我国最早由省级联社整体改制组建的银行。而在春节造访之后,经张包平讲解,贾老板的公司,大股东宁夏黄河银行沦为该行股东,贾老板自己则沦为该行董事。

代价总是要有回报的。

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,为感谢张包平帮助,及继续在贷款上的“照顾”,贾老板又一次送来出有“感激金”人民币40万元,苗女士也再次将其存入石嘴山银行的账户。

两年后,张包平从宁夏发改委副主任上卸任,并且去了另一家被他多年“照料”的企业,兼任董事会秘书。

02

还是在2008年,48岁的屠国军,被任命为“新生”的宁夏担保集团一把手。

此前,屠国军已在银川市商业银行工作了十年。

在宁夏金融那场大改革的浪潮里,银川市商业银行于2007改组为宁夏银行后,因多年出众业绩和经验,屠兼任该行副行长。

一年将近,这位宁夏金融圈的骁将,又由副职变为兼职。

在成为区属国有独资企业一把手后,毕竟仕途已到尽头的屠国军,选择了朝夕,对业务经营管理撒手不管,将工作责任推卸给下属。

“反正提拔希望不大了,何不利用手中借贷审批权‘捞一把’呢?”

与处理公事相反,但凡遇上有人关说的“私事”,屠国军一改为下人做派,瞬间收回权力,变着法儿大胆拍板。

于是,许多老板纷纷去找上贼国军。

作为宁夏国资全资所有的担保公司,宁夏担保集团曾为贾老板控制的公司提供了多笔借款借贷。而从2013年开始,在屠国军从旁配合下,贾老板更搭上了北京的一位大人物——赖先生。

凑巧的是,赖先生与贾老板同岁,都是62年生人。

但和初中辍学就闯荡江湖的贾老板不一样,赖先生虽也名门农家,但他身背学霸光环一路开挂,曾是县里中考文科状元,考进省城一所当时还平归属于财政部的院校,毕业后,就进入国家金融系统不吃上皇粮,34岁做到副司级干部,后兼任多个要职,一度当上某正部级金融部委的办公厅主任、首席新闻发言人。

非常巧合的是,赖先生和张包平、屠国军一样,仕途的转折点都在2008年。

这一年12月,赖先生接到调令,将从他从部委大总管的方位调离,去一家转型中的金融央企AMC当总裁。

对此,赖先生有点猝不及防,“根本没想到”。

左迁被贬之后,为迅速作出政绩,发愤图强的隆先生什么业务都敢做,胆子很大,而且跟地方政府回头得相当近,通过合作一一收集金融牌照,并挑选合适对象,一起谋划在海外正式成立新的分支机构。

另一方面,初识赖先生的贾老板,那段日子也很难。

2013年,预示着宏观经济大幅下滑,下游的钢铁业呈现出断崖式下跌,几十家上游锰业企业倒闭,老江湖的贾老板遭遇也遭遇存活危机。

按照其女儿说法,2014年贾老板曾因扩建分厂资金链脱落,拖欠两万多员工七八个月工资,为此走遍各大银行融资求救。

彼时,已是地方明星企业家的贾老板“求救”消息一出,立刻引起当地政府关切。为此,自治区党委政府派了30多人到公司全面调研,几位领导一个星期亲自跑几趟。

最后,自治区还专门派了一个厅长带五个处长的工作组,在贾老板那里常驻两年时间,每周向上做到简报。

正是在这种背景下,贾老板“幸会”赖先生。

其后,赖先生将贾老板定位为头号客户,不仅把贾的女儿女婿,招入自己掌控的金融央企工作,而且双方先后在国内和境外合作发起多个项目和公司,牵涉到矿产、期货、证券等诸多领域。

2014年,赖先生干脆与贾老板合资在宁夏银川成立一家新金融公司,由贾老板的夫人出任董事。

这仅仅是个开始。

在香港,贾老板通过关联公司,成为赖先生所接掌的金融央企在港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。同时,赖先生亲近战友周先生,也进驻贾老板旗下的公司,担任非执行董事。

就这样,短短时间里,贾老板摇身一变,沦为大型金融央企鼎力支持的宠儿,前前后后取得各类融资累计高约数百亿,不仅柳暗花明逃命困境,且开始很快扩张规模扶摇而上。到了2018年,其辖下公司的电解金属锰年产能已达80万吨,占全球金属锰总产能的60%以上,堪称“世界锰王”。

锰王,这真是钢打铁铸造的猛王。

他的个人财富也因此急速收缩,并于2016年荣登宁夏首富宝座。

不仅如此,有赖先生撑伞,贾老板在宁夏更是如鱼得水,不但纵横商场,且“朋友圈”愈发广大。

比如,宁夏文化厅党组成员、文化产业投融资公司总经理、宁夏国土厅原副厅长、宁夏中卫市人大副主任,再比如,前文所述张包平的老部下和继任者,宁夏黄河银行前董事长道女士、前行长赵先生,再比如,屠国军最信任的人——曾任宁夏借贷集团集团办公室主任(后任集团副总经理)的朱斌和宁夏借贷集团原党委副书记、总经理冯国庆……

其实,被贾老板“攻陷”宁夏财金圈人士可以佩一个长长的名单,他们曾手拉手结为“一张大网”。贾老板也乐意为这张大网奔走,诸如,道女士的女儿,就曾经过他的关系在赖先生掌控金融央企中任职。

正是在财经圈朋友群的反对下,贾老板获得源源不断的资金流,开始自建船队、港口,在海外开疆拓土——收购矿山、打造金融集团,收缩速度令其另一位贾老板也不能不张开大拇指点拜。

03

然而,再大的网,终究抵不住风暴的到来。

远在宁夏的贾老板,也察觉到危险。

先是2016年4月,退休六年的张包平被坎,其后,曾多次帮其协商有关部门、争取资金、招商引资的吴忠市原市委常委、同心县原县委书记张兴斌行贿一案公开发表宣判。

不久,赖先生、贾老板大手笔当权者资本运作的香港也事发了。2017年2月,某资本大佬被从知名的四季酒店带回内地。

极大的风暴开始刮。

然而,在风声越来越大时,几位主人公似乎还抱着有一丝侥幸。

就在2017年,赖先生亲率近百人团队回国宁夏考察,期间,必要在贾老板公司召开了2017年客户管理工作会议暨大客户现场座谈会。

到了下半年,赖先生更是为贾老板做到了一笔总规模逾200亿元的结构化融资。这笔钱的用途,最终指向赖先生的江西老乡王老板的中弘公司:

用来填窟窿。

另一方面,这年9月,在已改任宁夏国投集团董事长的屠国军、贾老板和赖先生牵头下,他们三方旗下的多个公司及宁夏银川市政府,还共同签订协议,联合筹设了总规模122亿元的宁夏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发展基金。其中,宁夏国投作为中间级出资10亿。之后,赖先生掌控下的证券子公司还声称,将来还要在银川登记成立三只总规模460亿的基金。

一如《千与千寻》中的无面人,当他的吞噬与扩展构成惯性,就连他自己,也无法克制身体膨胀的欲望了。

过去经年,在监管眼皮底下,乘着金融自由化的东风,在赖先生、屠国军们的掌控下,从宁夏担保集团到宁夏金融圈,再到整个中国金融圈,拉起一座座潜在不当尚难以统计的大厦,一栋栋四处漏风的大厦。

资金如流水,到底流向了哪里?

在多次被谈话后,2018年4月16日,屠国军周永康,其被查次日,赖先生落马。自然,贾老板也被拿走协查。之后,被其网罗的宁夏金融圈高官们,纷纷坠网。

今年1月,赖先生出现在央视反腐败专题片当中。纪委监委在片中透漏,在北京某小区找到赖先生藏匿赃款的一处房屋,里面有多个保险柜,存放在现金达两个多亿。

8月,赖小民站上被告席,被指控从2008年开始的10年里, 必要或通过他人索要、非法行贿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,总计折算人民币17.88亿余元。

有意思的是,当舆论将矛头指向贾老板,相提并论赖先生以及宁夏金融圈高官的被查与其有关时,贾老板掌控的公司还曾发声明称之为,坚决拥护反腐倡廉的大政方针,相提并论网络猜测有失公允。

2018年5月,贾老板女儿在家族企业微信公号发布了一篇名为《我父亲富裕而又艰难的生活》的文章。

该文章称之为,贾老板不将近烟酒,不搓麻赌牌,没任何奢侈性享用,为了做生意,有几千元一顿的应酬,也不吃8块钱一碗的拉面。

戏就是戏,终有散场的时候。

参考资料:1、翔哥说道《赖先生复仇记》2、财新《赖小民在华融做到了什么》等3、中国纪检监察报《这家国企一把手不知个人利益不管事,二把手接踵而来贪腐夫妻店》文章:气寒西北编辑:一木子南 审查:Linn

本文转载自 秦鉴 公众号


鹿客 鹿客 鹿客指纹锁 鹿客智能锁 鹿客智能锁 鹿客
上一篇:吴忠市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公告 下一篇:宁夏迎来接入全国高铁网后的首个春运

推荐文章

中卫市气象局发布大风蓝色预警[IV级/一般]

中卫市气象局公布大风蓝色预警[I...